Булавина. Сегодня обнаруживается вакуум в предоставлении реальных действий приложений донскому казачеству. В настоящее время вошли основные 3 тома. Xviii эпоха. Материалы и аксессуары программок истории, и генеалогии казачества….

Заявка немедленно случится в денежный отделение казино. Зарегистрироваться в игорном заведении смогут игроки старше восемнадцатилетний порог. Творение личной записи на официальном ресурсе раскрывает вход ко всем способностям онлайн…

「嗯…你的意思是我還有考慮不周到的地方?」朱子仁聽出了弦外之音。 「當然是的,最近網絡上關於你的事情都鬧這麼大了你怎麼還沒看清網民的威力。」劉仁娜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和我一起對着電視里的泫雅品頭論足你讓人家小女孩兒怎麼想啊!當事人難道不會很尷尬嗎?!而且這種事情也不禮貌,所以我們這麼做一定會被人罵的!先不說到時候有沒有人願意替你說話,就算有,他們罵的過那些正義路人嗎?!」 聽到劉仁娜這麼說,朱子仁也只能苦笑了:「呃,確實是我不夠周到,根本沒考慮到其他人的心情。最關鍵的是我把盯着我們的廣大網友們給忘了。」 「所以我這個計劃算是徹底破產了嗎?有沒有什麼可以拯救的辦法?」朱子仁還是心有不甘。 「最好的辦法是你跟泫雅來做這個Reaction視頻,自己評價自己應該沒什麼關係,但是節目組應該不會允許你們出了節目還做這種明顯與節目相關的東西吧?畢竟他們在自己的演播室也有着自己的Reaction嘉賓團隊。」 劉仁娜搖搖頭,看樣子是無計可施了。 「確實如此,簽訂的合同裏面有這方面的規定。」 既然事不可為,那朱子仁也不糾結了,轉頭看了看窗外的天氣,說道:「距離節目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正好天氣不錯我們一起到外面逛逛吧。」 「不去!」劉仁娜一口回絕,「雖然溫度合適,但是太陽很好。紫外線可是皮膚的殺手,我才不要到外面去。」 「那就只能去我家玩了。」 說完這句后朱子仁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逐漸變得不正常,有種憋不住笑的感覺,只見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家還蠻大的,歡迎你來我家玩,玩累了就睡覺,沒問題的。」 劉仁娜渾然不覺:「少來,直播的時候我看過你的房子,一點都不大,只夠一個人住的。」 「那是你不知道我還有另外一個房子,跟我來吧,保證讓你大概眼界。」朱子仁詭魅一笑,「這可是很多人的夢想,不然你以為我房貸是怎麼背上的?」 「嚯嚯嚯,那我可真要去參觀一下了。」 强百 …… 小小打了個車,二人很快就來到了朱子仁當前居住的大房子。 「噹噹噹噹~請進吧!四室兩廳兩衛,水電供暖一應俱全!網絡通暢想做什麼都可以!除了每個月催房貸催得跟要命似的外,這裏簡直就是完美居所!」 朱子仁打開房門,炫耀似的解說着。 劉仁娜踢掉鞋子,進去大致看了一圈,轉身對朱子仁報以粉拳:「你這房貸多少人想還都還不上呢,知足吧你。」 「呀~真是個好房子啊。」丟下包包,劉仁娜坐在沙發上感嘆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能擁有一套這樣的房子。」 「你可以給我當租客啊,這樣你也能住在這樣的房子裏了。」朱子仁調侃道:「反正我這麼多房間閑着也是閑着,你住進來租金我收市面租金的七折怎麼樣?」 「憑我們的關係才七折嗎?」劉仁娜眨巴著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嫌少了是吧,那八折,八比七大總是沒問題的吧?」朱子仁很大方地做出了讓步。 「可真有你的,越說越貴了是吧!」 劉仁娜神色惆悵,蹲坐在沙發上慢慢抱住了膝蓋。 「說真的,我差點就心動了。」 ………

「那行,就你下去吧,不過記得帶好氧氣面罩。」 雖然鎂棒扔下去,底下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潘槊還是有些擔心。 「好。」 老二說道。 緊接着剩下的幾個隊員趕緊幫忙他穿好防護服,把氧氣瓶一起帶上, 潘槊將繩子遞給老二,幫他把繩子系在腰上,另一頭他則系在自己身上。 「你下去的時候要當心遇到什麼情況趕緊拉繩子,我們到時候好把你扯出來。」 老二看着潘槊一直不放心的樣子,咧開嘴笑了笑。 「我說老大,你看我現在身上穿的這麼安全,你還擔心會出什麼事兒呀?」 「嚴肅一點,這是關鍵的東西,不要因為一時間的恍惚害了你自己。」 潘槊叮囑道。 老二看着他的臉色,也不敢再嬉皮笑臉,「是。」 。 回到蕭家,接上柳依依,沒有過多停留,許羨等人在蕭景明和蕭天行的送行下,上了飛機。 蕭天行還有些事情,需要逗留幾天。 隨著登上飛機,這一次的京都之行,就算是圓滿落幕了。 來一趟京都,算上詭異的瘋魔鎧,許羨獲得了三件靈器,一億巨款,還獲得了蕭家的友誼,算是收穫頗豐。 關於派達鑫的事情,許羨也讓蕭天行幫著留意了一下,沒有提及黑死丹,只是找了個理由側面提了一下,但是卻獲得了一個讓許羨頗為意外的消息。 派達鑫死了! 死在了執法隊的大牢之中。 同時蕭天行還隱晦的提及,讓許羨不要再去接觸關於派達鑫的事情,似乎是在忌憚著什麼。 許羨雙眼微眯,暗道一聲派元文還真是狠啊,都說虎毒不食子,這傢伙直接便是把自己兒子給弄死了。 同時許羨又是暗暗心驚,派達鑫進了執法隊的大牢都能死在裡面,說明官方之中也有著他們的人。 能在執法隊中安插人員,這般手段可不是一個小小的斧頭幫能夠做到的,後面必然還有手段通天的人物。 雖然早在察覺到父親的死因異常后,便覺得黑死丹的事情不會小,可還是沒想到,這玩意居然牽扯那麼大。 不過就算背後牽扯再大,許羨還是要繼續查下去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就算背後真的有通天人物,許羨也要把這天給掀翻了。 只是如今得知了這般消息,以後行事倒是要更為謹慎一些了。 就在許羨登機之後,濱海,一間陰暗的房間之中,趙康的身影坐在椅子上,左手拿著紅酒杯,右手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什……!!」 視野中,那道血影極為顯眼! 這時,血衣人正好目光也看向沐塵,二人就這樣對視着,似乎要擦出愛情火花。 血衣人向前一步,下一刻身影瞬間出現在沐塵面前。 「呵呵呵,放棄掙扎跟我走吧!」 五指彎曲成爪,對着沐塵快速抓去。 「切!」 沐塵直接一掌迎了上去,掌心金色的火焰纏繞。 「轟!」 「噔噔噔!」 沐塵倒退幾步,口中悶哼一聲,經過剛才的交手他了解到,這傢伙,實力提升了! 不同於之前玄光寺那一次的實力,這實力,比玄光寺那一次強太多了! 「小子,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 血光在手中凝聚,一條血繩赫然凝成,接着,血衣人手一甩,繩子宛如長了眼睛般跟着沐塵,任憑沐塵怎麼躲就是甩不掉。 「切!煩人的東西!」 「滋滋滋滋——」 沐塵手掐法訣,身上有電光纏繞。 「引天雷!」 「轟!」 一道雷光破開天空中的血雲直接轟擊在沐塵身上,他現在全身上下雷光電弧不斷跳躍,此景像是掌握雷電的神明降臨般。 「喝啊!」 手臂上一條電蛇對着血繩撞去,雙方在接觸的瞬間便就消失了。 「雷術?」 血衣人看着面前全身被雷電包裹着沐塵,眉頭一皺。 「不過,你這個雷術似乎威力有些下降了。」 「呵呵,那又怎麼樣,用來解決你足夠了!」 確實,血衣人說的不錯,由於天空中的血雲,雷電在破開血雲時損耗了些力量。 「時間不夠了……」…